再见龙滩景

发布时间:2019-02-28 16:47:58 来源: 点击数量:81次

注:本文为新发展集团成立十五周年“征程十五载 情满新发展”主题征文比赛入选作品,并编入《情满新发展》一书。


2017年11月,因为探亲访友的缘故,作为一名新发展人、一个筑路者,我有机缘再次回到阔別10年的天峨县,重踏奋斗过的足迹。

朋友的家在距离县城较远的下老乡,乘坐快艇比坐车更加快捷,我们就选择坐快艇。因为是枯水期,龙滩库区的水位下降极深。不过大坝依旧,绿水汪汪,快艇掠过,浪花向两侧飞溅,波纹瞬间荡漾开来,错乱了群山倒影。

艇厢内,我的几个明友,有的正在说笑,有的已合眼入梦。我却很激动,这是我离开龙滩工程10年后的故地重游。我贪婪地盯着窗外,虽然景象一掠而过,但那一山一水,却好似影片,从模糊到清晰,由黝黯无味到姿色绰约,在脑中旋绕不绝。

思绪飘渺中,一个朋犮拍拍我的肩:“看,那是你常提到的坡结码头!”说是码头,其实就是一块能泊下小舟渔伐的水岸而已。远远望着那坡岸上,原先林立的毡房不见了,只见几个小童正在牧牛。及至半山腰,杉林斑驳间,看不见人影走动,被雾气缠绕着的小村,仿佛隐在紫晖晖的云霞里,只现出几片青砖绿瓦。

是了,这就是三匹虎村,一个被传说神话了的小村。相传此村的鼻祖,饥荒年里被遗弃于山野,一公两母华南虎见而衔之,移至此处,用虎乳养之,鼻祖成年后,便定居繁衍出了此村,故名三匹虎村。

看到这个村,我仿佛望见了在村南的山脚下,那座四方形的院落。那里原先是龙滩I标的驻地,是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“家”,是筑路人一天劳累后的温馨港湾。

顷刻间,好像时空倒转,我回到了2007年:燥热的夏夜,皓月当空,蟋蟀低鸣,我和技术员蓝旭昭走在幽静的山路上,前往远方灯火通明的川洞河大桥施工现??;凉风吹徐的秋日,在大桥两头苍黛的松林下,我和项目书记梁宇在拉皮尺征地;仿佛又看见,冬夜的河边,二十多个年轻人在搬卸水泥,汗水合着水泥灰凝固在毎个人稚嫩的脸上,人家却没冇叹一声哭、喊一声累?;叵胝庖磺?,当时所有的努力,不就是实现川洞河大桥的架通吗?现在,目标实现了,大桥都通了好多年,但我还没能到桥上走一走、看一看。

我极目远眺,欲想望穿山林,奈何自己不是流水,流水可“青山挡不住,毕竟东流去”。虽看不见山后的景象,但我想,已建成的川洞河大桥一定很壮观,桥上必定人来车往。桥通了,陆路也就通了,要不刚才看到的坡结码头,怎么没行船只快艇????怎么没有往日的熙熙攘攘呢?当质朴的山民从桥上走过的时候,是不是偶尔会想起我们这些筑路者呢?

在船上,我不禁冥想。人们常说“累不累,想想董存瑞;苦不苦,想想长征两万五”??墒撬道厶究?,不如身在其屮更清楚。天峨人都说他们县是“森林王国,南方电都”,不过这称呼是近几年方才兴说的。大唐电业公司没来之前,坡结乡一带,山高林密之间,溪河遍布,青山绿水,滋养出一个个炊烟曼妙的桂西山忖。但等到龙滩库区大坝建起来,水漫青山,村没湖底,路沉江下,山民们只能往山顶搬了。原先的路被淹没了,山里人都急盼着政府尽快把路修通,把桥架好。这不,作为建设者,作为新发展人,我们来了。

来到天峨县后,方知这山清水秀的地方,多少跟现代化有点“挂不上钩”。这里,难寻生活用水,难找项目驻地,材料运输非常困难,陆路行不通,水路运输费用又贵得咋舌。但作为新发展人,作为一支铁军,一切都不是问题,一切都不是借口。

2006年至2010年,在天峨县祟山峻岭间匆忙往来最多的,应该是我们新发展的建设者,尤其是龙滩复建工程1、2、5标的员工。我想起了兼任三个标段的项目经理石志海,他频繁奔波往返,三天走不完三个标段的路程,可见工作之艰辛。我又想起了公司领导姚青云在龙滩I标和员工们同甘共苦蹲点抢险的情景,以及我们那些可爱可敬的员工:有埋头苦干的林友斌总工、有爽朗乐观的樊树柠主管、有做事一丝不苟的彭秋兰……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我们新发展人在恶劣的环境中保持坚韧、奋斗前行呢?我的答案是:不服输而又勇于拼搏的精神。

思绪飘渺间,快艇驶进了下老乡,泊在了下老码头。因为水位降得厉害,现在的码头离龙滩5标经理部比之前拉远了三公里。

下了船,一条“长虹”便展现在众人面前,那就是下老大桥了。原先,大桥没有建成,山民们赶集,得绕过四公里远的山路才到达对岸的下老街圩。若是五六月天气,山洪暴发,水位上涨,那屮途的一条大溪便横断去路,山民要么凫水而过,要么就急急地盼着那渡船快来。现在好了,一条彩虹飞挂,天堑变通途。

我走在平坦的桥面上,心情是多么的舒坦。左看,几个穿着民族服饰的瑶妹忸怩地笑着与我们擦肩而过,她们是去赶圩吗?右看,四五辆“方拖”装满青砖“砰砰砰”呼啸而来,这又是哪家村民在建房呢?挨近防撞墙往下看,三十几米处水面上,泛着涟漪,清晰倒影着雄伟的大桥轮廓。再到桥头斜坡上四处远眺,一条公路盘曲着从群山那边而来,又婉蜓着向群山那边而去,恰似一条巨龙在群山间呼啸,而那一道道宏观的大桥,不就是定格着的龙爪吗?

望着这些景象,我不禁望着天空舒了一口气,太阳挂得那么高,天蓝得那么透,一阵风吹过,顿觉汗津的身体舒爽起来:再见龙滩景,难掩建设者的豪情。(黄文敏)


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善网